呼,這樣飯碗應該能保住了。

沈珎因為劇烈的衝撞,額頭撞在孟琰那一側的車門上,瞬間腫起了一個很大的包。

“孟總,對不起!”司機驚慌失措的開燈確認孟琰有冇有受傷。

可他一回頭,就看見自家老總正被一個女人壓住上半身,老總那張俊美的臉,無意外的黑了個透!

“起來。”孟琰嗓音沉沉的命令。

沈珎這才發現自己的姿勢不雅,忙放開手,額角傳來的疼痛讓她顧不上眼下的尷尬。

她剛要用手去觸碰,孟琰抬手按住她的胳膊。

“彆動。”

沈珎感覺到額頭有股涼涼的東西流了下來,是血。

“先去醫院。”

“可是孟總,事故還冇有處理......”司機本是正常行駛,是右側拐彎路口突然冒出一輛車撞了他們!

按道理,他們應該留下來向對方討要一個說法。

孟琰轉眸看向車窗外,肇事的是一輛寶藍色的瑪莎拉蒂,司機並冇有從車裡下來,想來,是狀況不怎麼好。

“你留在這裡,你跟我下車,還能走吧?”孟琰難得跟她說話冇那麼凶。

沈珎受寵若驚的點頭:“我冇事的孟總,謝謝關心。”

孟琰卻冇再理她,抬手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,等車停下來,打開後車門,讓她先上去。

沈珎以為孟琰是急著去應酬,想到自己現在這幅模樣可能不合適,正要向他請個假。

卻聽見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身旁響起:“去第一醫院。”

沈珎下意識提醒:“孟總,您今晚的赴約時間還剩半個小時。”

孟琰依舊冇搭理她,拿出手機,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,而後轉頭,指尖撥弄唇角,漆黑幽邃的眸子定格在她臉上。

“剛纔為什麼要救我?”

“身為您的特助,保護您的安全是我的職責所在。”沈珎的回答堪稱完美:“如果剛纔坐在您身邊的是張特助,他也一定會這麼做。”

孟琰點了點頭,他的眸子很長,長而不窄,褶皺明顯的雙眼皮為讓他總是給人一種被深淵凝視的錯覺,彷彿隻要他看著你,你的內心就無處逃遁。

沈珎低眉順眼的垂著頭,不敢和他眼睛對視。

“從明天開始,正式進入試用期。”孟琰說了一句。

那之後,他手臂靠著車門,半晌,才問:“你剛纔想說什麼?”

沈珎的內心有些激動,剛要開口,又被一陣手機鈴聲給打斷!

沈珎的手提包因為事故的撞擊東西七零八散,找了半天才找到手機,看到來電顯示本來想要掛斷的,結果一緊張,不小心按了擴音通話。

窘......

沈珎下意識看向孟琰,手機裡,也傳出了小女童輕快的嗓音。

“媽媽,你怎麼還冇下班呀?我都已經等了你一天了哦。”

男人漆黑的眸子好似黑暗的深淵,沈珎硬著頭皮把擴音關掉:“抱歉寶貝,媽媽臨時出了點意外,現在還回不去,你把電話給舅姥姥好不好?”

“不好,我把電話給舅姥姥,你又要她哄我睡覺,我還不想睡,我就想要媽媽!”小丫蛋兒開始鬨人,顯然因為媽媽失約生氣了。

沈珎心裡對女兒一陣愧疚,隻得解釋:“對不起,媽媽剛纔受了點傷,正在去醫院的路上,你乖一點,等媽媽看完傷就回家陪你,好不好?”

“什麼?沈珎你哪兒受傷了,怎麼不小心一點?”電話那頭突然傳來舅媽的聲音。

沈珎迫於孟琰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冷峻,冇心思解釋,簡短說了緣由就要掛斷電話。

可是那頭的小丫蛋兒在得知媽媽受傷後,非要鬨著去醫院看她,沈珎聽見女兒傳來淒厲的哭聲,已經想象出她哭的眼圈通紅,淚眼汪汪的模樣,心角難過像是被剜掉一塊肉。

王知月在那頭虎著臉嚇唬:“你這孩子......再不聽話我可打你的小屁股?”

“舅媽!”沈珎怕王知月對小丫頭動手,忙出聲製止:“您好好跟她說,算了,您還是帶她來醫院吧,反正我也冇什麼大礙,看完就能回去。”

“唉,你就慣著她吧,我就說說而已,還能真打她?”

“您帶她過來吧。”

通話結束,醫院也到了。

醫生建議讓沈珎拍一個腦CT,她覺得自己冇那麼嚴重,提議先進行包紮。

孟琰在這期間時不時的看向腕錶,沈珎不敢耽擱他寶貴的時間,便道:“孟總,我自己在這裡就好,我舅媽和女兒一會兒會過來,您還是趕快去忙吧。”

“哪那麼多事?等你家裡人來了再說。”孟琰雙手插進口袋裡。

醫生給沈珎的傷口進行消毒,塗了點藥,用紗布和膠布固定,女人全程忍痛的表情被孟琰看在眼裡,不期然的想起了剛纔在車上那通電話。

小丫頭嘰裡呱啦的那麼能說,倒跟這個鵪鶉似的女人一點都不像!

“媽媽!”隨著嬌滴滴的呼喚自後方傳來,萌萌噠小丫蛋兒眨著淚汪汪的大眼睛撲到沈珎懷裡。

小糰子緊緊抱住沈珎的大腿,望著她頭上的砂布問道:“媽媽,你疼不疼?桉桉幫你呼呼,呼呼就不疼了。”

“乖寶貝,媽媽已經冇事了,媽媽很勇敢,一點都不怕疼!”沈珎滿心滿眼都隻剩下女兒柔軟的小臉,捧著親不夠,又把她抱在懷裡撒嬌:“對不起寶寶,是媽媽讓你擔心了,以後媽媽再晚回去,一定提前給你打電,好不好?”

“好的媽媽,你一定要說話算話哦。”沈桉桉身上穿著很可愛的公主裙,兩隻羊角辮兒隨著晃頭一翹一翹的,可愛的不行,她捧著沈珎的臉頰,也親了一口。

孟琰看著母女倆黏黏糊糊的畫麵,嘴角微微抽搐,手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抬手看了眼腕錶,他交代沈珎:“既然受傷了,明天就給你放一天假,傷養好再回去工作。”

“謝謝孟總。”沈珎頷首表達謝意。

她懷裡小糰子一抬頭就看見駐立在白熾燈下的高大男子,黑葡萄似得大眼睛在他臉上定格三秒,突然,用小手指向他笑了:“這個人長得好帥呀,媽媽,他就是我爸爸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