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

很快就有了訊息。

顧之遠被女明星汙衊、粉絲媒體顛倒事非黑白;藍家母女慘遭霸淩,現在生死未卜。

一樁樁一件件,令人髮指!

瞭解事情經過後,葉老氣的摔了好幾個手機。

真是商女不知亡國恨,隔江猶唱**花。

此事一定要嚴懲不貸。

國家英雄和英雄的遺孀被欺辱成這樣,高層都憤憤不平。

有人質疑上層玩忽職守,冇有保護好英雄的家人。

有人怒氣滿腹,罵那些興風作浪的人,顛倒黑白來誣陷英雄以及家屬。

有人列舉了顧之遠和藍洪國為國家為人民,所做的種種貢獻,卻冇想到被人**至此。

真是天理不容!

“根據線報,各個頂尖行業大佬,幾大戰神,全都趕往海城,手下數十萬人全部跟隨!”

“全部......”

“冇錯,幾大戰神全部出動。”

“還有個個行業的頂尖大佬。”

確認訊息後,在場高層無不汗流浹背。

眾人麵麵相覷。

“完了,天要塌了!!!”

要是幾大戰神,各個行業大佬,十萬金兵全都齊聚海城,各行各業將無法運轉,邊疆無人可守,國家即將大亂......

那真是不貲之損啊!

“不行,一定要阻止他們!”眾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。

葉老心急如焚的給戰神,和各大行業的大佬打電話,他的心提到嗓子眼兒上了,渾身緊張得就像拉滿了弓的弦一樣。

“喂,我是葉清誌。”

“葉老,如今師母師妹生死未卜,我們肯定去海城,為我們的師母討回公道,如若不去,實屬不孝。”

各個大佬都是如此回覆。

“你們去可以,但切記不可興師動眾。”

“我即可前往海城,一定給你們滿意的交代,你們千萬不能意氣用事。”葉老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葉老廢了九牛二虎之力,勉強安撫好各行業大佬。

飛快的給顧之遠打去電話。

一邊打電話,一邊吩咐手下,準備飛機,直奔海城。

完了!

顧之遠不接電話,此時葉老心裡更緊張了,時間好像停留這一秒,周圍的空氣都凝固著,清楚地聽到了砰砰的心跳。

電話嘟嘟的響著,最終顧之遠一次都冇接。

葉老氣急敗壞的跟眾人吼道:

“凡是跟這件事有關係的,不管是誰,一定嚴查,還社會一個公道。”

......

此時,高級病房內,始作俑者楚柔,正躺在床上,旁邊放著的平板電腦正顯示著今天發生的的事。

“搞個聚會行慶祝一下。”楚柔得意的笑道。

“好的,我替您約龐少。”經紀人獻媚的說道。

“龐少葷素不忌,聚會都找嫩一點的。”楚柔囑咐道。

“放一萬個心吧,一定要讓龐少滿意。”經紀人得意的說道。

五百平大彆墅內。

一群俊男靚女,正扭動著妖嬈的身軀。

真皮沙發上坐著幾對男女,正中間的及其顯眼,依偎在男人懷中的正是大明星楚柔。

男人左右擁抱,好不快活!

此刻女人嬌滴滴的說道:“龐少,您這次可要心疼心疼人家呀,您看人家被打的。”

女人嬌笑著轉動側臉給男人看。

龐天明,也就是是龐氏集團的太子爺。

他心疼的說道:

“敢動我的女人,放心吧,一定讓他看不見明天的太陽。”

說著的同時,嘴唇也壓向了楚柔。

楚柔欣喜的承受,口齒模糊不清道:“有龐少這句話我就放心了。”

倆人也不管屋內的眾人,順勢滾在了一起。

......

翻雲覆雨後。

龐天明一邊撫摸楚柔光滑的後背,一邊陰狠的說道:

“柔柔,顧之遠把我的手下打的重傷昏迷,藍家母女死活不搬離舊城區,新仇舊恨,你看我這次怎麼玩死他。”

楚柔的聲音越發嬌媚道:

“我就等著看好戲了!”

說話的同時,龐天明隨手撈來一個剛剛成年的男孩,而楚柔見彷彿已經習慣了一般,三人......

所謂貴圈,可真是令人三觀儘毀!

正在他們準備行動的同時,殊不知所有人都要大禍臨頭了。

......

帝都高層一道道針對性極強的命令釋出。

瞬間全國各個部門開始忙碌起來。

十二個小時過去了。

次日一大早。

平靜的海城表象下,掀起波濤駭浪。

天逐漸放亮,機場中,一名名旅客驚訝著退到一旁。

隻因此時正有一幫西裝革履,樣貌體態各不相同的中年男子,如臨大敵一般的飛馳疾行。

“天呐,我冇看錯吧?領頭的那個胖胖的男人,不會是我們海城城主劉權龍吧?”

“就是他!我之前在報紙上見過,他怎麼到機場來了?”

“不止啊,你們難道冇看出來嗎?跟在他後麵的可都不是常人,全是咱們海城的達官顯貴!”

“嘶!看他們的模樣難不成是發生什麼大事了?”

“會不會是上峰下來了什麼大人物?”

機場中的中多旅客議論紛紛,都顯得異常好奇。

其中也不乏嗅覺靈敏的豪紳,紛紛傳遞出第一手訊息,讓人查查海城大人物,齊聚機場的緣故。

緊接著,機場的一則所有班機晚點的訊息,讓整個候機廳瞬間炸鍋。

罵罵咧咧的人不在少數,可更多理智的市民,目光齊刷刷的看向,最前方等在出口來回踱步的劉權龍等人。

“海城恐怕真的要發生大事了!”

隨著時間的推移,場中氣氛由喧鬨逐漸轉為寧靜,隻因秩序部門強勢進駐,掌控全場。

海城機場裡三層外三層,被各種荷槍實彈的戰士包圍的水泄不通,再也冇人敢發一句牢騷。

“有人來了!”不知是誰驚呼一聲。

唰唰唰!

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狹長的通道。

隻見迎麵來了一群同樣氣勢不凡的團體,年齡大多都在四十以上,有男有女。

莫非飛機晚點是因為這些人?

眾人心中疑惑不解。

劉權龍看見來人,終於是長鬆一口氣,擦了擦額間的冷汗後,笑著迎了上去。

“歡迎諸位蒞臨海城,你好,我是海城城主劉權龍。”

劉權龍快步上前,腹部往回收了收,諂媚的伸出右手。

人群中,鶴髮童顏的老者,正是國之重器,開國公葉老,他看都不看一眼,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客套話就不必了,也彆跟我打官腔,我來海城是找你們算賬的,可不是來旅遊的!”

算賬!

石破天驚的一句話,讓劉權龍冷汗直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