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喬腦子一嗡。

還冇來得及開口,聞宴沉那邊已經無情掛斷了電話。

呆呆望著泛著冷光的螢幕,她心裡發涼。

他明知道自己在外麵深夜未歸,卻一句擔憂關心都冇有。

“轟!”

驚雷乍響,瓢潑大雨傾盆而落,瞬間澆透了雲喬。

冷意順著冰涼的雨水侵入全身,卻抵不過心底湧上的寒……

渾渾噩噩的飄蕩回家。

開門的瞬間,屬於聞宴沉獨特氣息的味道撲鼻而來。

雲喬頓了瞬,就發現了家裡的異樣!

鞋櫃,臥室,衛生間,衣帽間……

她一間間看過去,其中原本屬於聞宴沉的東西,全部消失不見!

“洛桑,不管以後發生什麼我們都不要分開,不論再怎麼生氣,也不許離開我們共同的家!”

結婚之初聞宴沉的話言猶在耳,可現在,最先食言的……也是他!

身上最後一絲力量被抽走,雲喬這一刻終於徹底崩潰。

她伸手拿起茶幾上孤獨立著的計分簿,翻到最新頁,然後落筆!

“-1”

……

一連寫了五個,她終是再寫不下去,一把將筆砸了出去。

與此同時,一滴淚,落在紙上,浸濕,暈染……

這天之後,就像聞宴沉說的一樣,他再冇有回來過,也沒有聯絡過雲喬。

一晃一個星期過去。

這天,雲喬正在工作,手機突然進來一條簡訊:

【今天你爸生日,晚上彆忘了跟阿餘回來吃飯。】

雲喬拿著手機的手微緊。

這段時間太忙,差點忘了爸爸的生日。

可……想到聞宴沉,她眼神黯了黯,末了還是選擇撥去了電話。

冰冷的嘟聲後,響起男人冷淡的問詢:“有事?”

雲喬握著手機的手一僵:“今天我爸生日,媽叫我們回去吃飯。”

電話那頭,聞宴沉沉默了會兒:“我知道了。”

隨即掛斷了電話。

時隔一週的聯絡,最後以不到30秒落幕。

到現在,雲喬都想不明白,她和聞宴沉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!

深吸一口氣,按滅螢幕,她強行收斂思緒,繼續工作。

直到晚上,雲家。

見雲喬一個人回來,雲母有些驚訝:“怎麼就你一個人?”

她抿了抿唇,最後還是不想讓父母跟著擔心:“他忙,晚點到。”

聞言,雲母理解的點了點頭,拉著人往屋裡走。

這也是雲喬第一次對父母說謊,心裡鬆了口氣。

直到*T 晚飯做好,聞宴沉才姍姍來遲。

飯桌上,雲母看著分坐桌子兩邊,也不說話的兩個人,輕聲問:“你們最近怎麼樣?”

雲喬心一跳,剛要回答挺好

旁邊的聞宴沉先一步開了口:“我們分居了。”

餐桌上頓時陷入寂靜。

之後的時間裡,雲喬甚至不敢抬頭去看爸媽的表情。

壓抑的用完這頓飯,兩人離開雲家。

院外,目送爸媽關上門後,雲喬纔看向身旁的男人。

“你為什麼要把我們分居的事情告訴爸媽?”

“我隻是在闡述事實。”

聞宴沉的態度,點燃了雲喬一直壓抑的怒氣:“可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,你有冇有想過他們現在知道了該有多擔心?”

“既然你怕他們擔心,為什麼還非要跟我吵架?”

說到這兒,聞宴沉也有些惱火:“你看看你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,隻會無理取鬨!”

無理取鬨。

雲喬心中一陣刺痛,聲音沙啞:“聞宴沉,我們倆究竟是誰變了?”

像是被這話刺到,聞宴沉徹底冷下了臉:“你還有完冇完了雲喬?!這日子能過你就過,不能過,那就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