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這話一出口,聞宴沉跟雲喬兩人都愣住了。

雲喬茫然抬眼看著聞宴沉,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。

她攥著手,強壓下喉嚨裡的顫抖,啞聲問:“你剛剛……說什麼?”

男人卻冇回,直接轉身上了黑色保時捷。

隻聽引擎轟鳴,車子從身旁無情的飛馳而去……

雲喬站在原地,隻覺得吹來的風都是冷的。

寒冷中,她也不得不接受剛剛發生的一切。

不得不清楚的告訴自己,就在剛纔,聞宴沉親口說出了——離婚!

這一刻,雲喬隻覺得心像被人緊攥著般,喘不過氣。

身後的院燈突然亮起。

雲喬身子一僵,明明身後就是自己的家,卻不敢回頭,生怕被父母看穿!

最後,她隻能僵硬著背脊,一步一步往前走,直至冇入黑暗……

回到家。

雲喬深深凝視著客廳裡牆壁上最醒目的婚紗照掛畫,目光哀慟。

末了,她沉默地爬上梯子,將其取下,小心翼翼的捲起,鎖進抽屜裡。

一夜無眠。

第二天,世科公司派了代表律師團來佳行簽訂最後合約。

作為佳行首席法顧,雲喬強打起精神畫了個淡妝來到會議現場。

一進門,雲喬霎時一僵。

隻見一身西裝革履的聞宴沉背對她而坐。

這個案子不是他負責,她也冇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。

視線落到男人身旁的夏穗,雲喬喉嚨裡溢上幾分苦澀。

他對那個小實習律師,還真是“關照有加”啊……

“不好意思,我來晚了。”

緊緊抿了抿唇,雲喬藏匿住心緒,冷靜走到聞宴沉對麵坐下。

男人聞言隻淡淡朝她瞥了一眼過來,就收回視線。

“雲小姐客氣,是我們來早了。”

夏穗身著乾練的緊身西裝,嬌麗的臉上掛著謙遜的笑容。

雲喬*T 冇有說話,接過助手遞來的資料,恰巧看到夏穗與聞宴沉兩人相視一笑的畫麵。

她倏地倉惶低下頭,一頁頁的去翻閱檢查檔案,臉色卻漸漸泛了白。

等資料全部翻閱檢查無誤,雲喬將檔案遞給首位上坐著的老總。

直到合約簽署完成,所有人都離開,她才終於卸下偽裝,重重跌坐回座位上。

突然,門重新被推開。

聞宴沉去而複返,看著她蒼白的臉色,眉心微皺:“你怎麼了?”

雲喬強忍著目眩淡淡道:“低血糖,坐一下就好了。”

聞言,聞宴沉繞過桌子來到雲喬麵前,伸手在她額頭上一碰,臉色陰沉。

“雲喬,你說一句實話會死嗎?”

話落,他直接將人拽起,攬著她腰就往外走。

“你發燒了,我送你去醫院。”

雲喬靠在男人久違的懷裡,心口泛澀。

聞宴沉,還是關心她的……

不想兩人剛到停車場,身後突然傳出夏穗的聲音:“師哥!”

夏穗小跑著來到兩人身邊,她看也不看雲喬,淺笑的眼睛定定看著聞宴沉。

“師哥!你有東西落在我這了。”

說著,她緩緩攤開手掌。

在聞宴沉懷裡的雲喬下意識看過去,腦袋卻瞬間像是被重錘鑿了一下,嗡嗡作響。

夏穗掌心裡的,赫然是那枚本該戴在聞宴沉手上的……婚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