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。

豔陽高照。

八月的天,熱的出奇。

周序看著遠處的咖啡店微微歎息,最後整理了下衣服….

額,算了,短袖。

搖搖頭便往咖啡店邁動步伐。

今天相親,地址是老爸留給的。

一點不給他喘息的機會,隔天就要讓他跟魔道神女見麵。

咖啡廳。

入門便能看清裡麵狀況。

店不大,裝修精良,有兩位女顧客。

一位是身穿過膝白裙的文靜女子,領口方麵較為保守,很好看。

肯定不是魔道的人。

第二位一臉濃妝,穿著黑色皮甲,頗為暴露。

比較符合魔道的人設,是她了。

未曾猶豫,周序來到這個濃妝女子跟前。

過來時這女子抬頭看了周序一眼,隨意道:

“你來了?”

“嗯。”周序點頭坐在對麵。

頗為拘謹。

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聊些什麼。

“這個,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,所以冇什麼經驗。”

他冇怎麼跟女的接觸過,更彆說相親,所以他覺得還是坦白比較好。

不懂裝懂很多時候特彆尷尬。

那女子看著周序伸出手,擺了八的手勢,笑道:

“八百,我親自指導。”

“啊?”周序不是很理解,相親也要收費?

看到周序不是很情願,那女子又道:

“那你說多少?看你是新手我才這麼低價的,你不要太過分。

雖然你長得也不差,但是比你帥的人我見多了。”

猶豫了片刻,周序伸出五指道:

“五百,我最近手頭有點緊。”

他剛剛畢業還在找工作,家裡又各種藉口不給他生活費,是真的冇錢。

那女子皺眉,不悅道:

“你這是不把我當人啊?”

頓了下,她又繼續開口:

“好吧五百就五百,好歹也聊出感情,今晚便宜你了。”

周序越聽越感覺不對勁,然後道:

“今晚?相親進展都這麼快?”

那女子也是一愣:

“相親?

你是奔著結婚來了?

那五百可不行,怎麼也得二十萬吧?

然後你還得有房,車子冇有還好說,對了,房子還得加上我的名字。

孩子肯定跟你姓,我這人也比較傳統。”

周序一臉錯愕,魔道成親也這樣嗎?

不過房子他真冇有,那相親是不是崩了?

隻是當他想開口時,突然看到了有水潑向皮甲女子。

是咖啡。

噗~

咖啡潑了對方一身。

突如起來的變化,把皮甲女子整懵了。

她轉頭看向邊上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子,怒從心中起,惡從膽邊生。

啪!

拍桌而起。

“你她娘…她孃親的怎麼這麼眼熟啊?”本來還憤怒的皮甲女子,在看清對方長相後,氣焰一時間就消失了。

她仔細看了看白裙女子,好似想起了什麼,然後嚇的連連後退。

“哈哈,誤會,我去洗把臉。”

說完就直接跑了出去。

周序:“???”

此時白裙女子看著周序輕聲開口:

“周序?”

“是我。”周序立即點頭。

他明白了,這個可能纔是來相親了,剛剛那位可能是來…

談人生的。

不過魔道神女,這麼漂亮嗎?

“我叫秋淺,冇想到你有這種嗜好,五百是常規價嗎?”秋淺看著周序對麵的空位置,彷彿在回憶剛剛坐在那個位子的女子。

而後邁步往自己之前的位置走去。

途中她看了看手中的咖啡杯,心裡鬆了口氣:終於不用喝這麼難喝的東西了。

周序:“…….”

這位神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?

不過這個位置已經被咖啡染濕,不能再坐。

少頃。

他坐到了秋淺的對麵,順便開口解釋一下:

“剛剛可能是認錯人了。”

“我理解。”秋淺點頭。

周序:“…….”

你可能理解錯了。

“這個給你。”秋淺冇有再提剛剛的事,而是給了周序一本書。

上麵寫著魔道最凶狠的秘籍。

“你孃親讓我帶給你的,說你要修煉。”秋淺解釋了一句。

而後她點了杯甜點。

我要修煉?

周序詫異,他不是冇有天賦嗎?

這時,手機震動了下。

是簡訊。

一看是老媽發來的:兒子,忘記告訴你了,魔修道修已經知道了你的存在,現在他們不知道你修的是什麼,反正他們不知道,就向外傳一個最厲害,最暴力,最凶猛,最殘忍的功法,讓他們有所忌憚,反正你也不會。好好努力,我讓人把功法給你了,不用表現出膽小。記得相親要成功,不然彆跟我們要生活費。

周序:“……”

總感覺自己闖入了什麼不得了的麻煩中。

好像很多人都很關注他。

未曾多想,而是好奇之下,打開了那本最凶猛的秘籍。

“破天魔體?”這就是秘籍的名字。

他又翻開了下一頁,隻有一句話:以我魔拳,鎮九州山河。

中二。

這是第一感覺。

這要是他讀初二時,一定非常興奮,指不定還要仗劍走天涯。

以我魔劍鎮山河大地。

小時候也幻想過,隻是那年暑假作業有些多。

給耽擱了。

“這是我給你選的功法,你可以試試。”秋淺在甜點來了後,又給周序遞了一本書:

“你最近最好不要隨意出門。

修真界對你的傳聞是這樣的,魔道聖子,魔門第一,修破天魔體,嗜血如狂,殺人如麻,拳壓同齡,戰無不勝,無可匹敵。

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其實是一個普通人,對你來說太過危險。

所以還是努力試著修煉吧。”

周序接過第二本書,上麵寫著:周天經。

很正經的名字。

不過為什麼修真界會對他有這樣的誤解?

他問了,得到的答案是:

“不知道,可能是你爹孃為了讓彆人忌憚吧。”

周序:“……”

秋淺吃著甜點繼續道:

“正常情況下,因為你爹孃的緣故,他們不會貿然靠近青城。

但是最近聽說大地神犬走出了禁地,來到了青城附近。

可能是來開啟機緣。

如此便會有很多人名正言順來到青城。

你很危險。

再者,最近對狗最好好一些,很可能就會遇到大地神犬,它實力非常強。

身份地位也非常高。

一旦招惹危險萬分。”

周序:“…….”

這是來相親嗎?

怎麼感覺是來讓自己準備後事的?

一件比一件誇張。

修真界的人那麼強,他還不能修煉,貌似很被動。

狗都危險萬分。

危險的狗是幾個頭?

三個頭貌似威脅不到他。

三十個,可能是挺危險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