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

“人都到齊了吧?”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。

聽到此話,除老太太之外,許家所有人都站了起來,看向門口。

隻見一精神抖擻的老人龍行虎步而來,雖年過半百,卻虎步生風。

這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老將,何時何地,都保持著乾練作風,隻是眉宇間的川字,彰顯著老人並非看似這般輕鬆。

“爸,爺爺......”

許家眾人,紛紛開口喊道。

老爺子目光掃過眾人,微微頷首,最終將注意力放在陳浩身上,麵帶笑意,“陳浩,近來如何?”

見狀,許家之人都有些不爽,陳浩何德何能,能讓老爺子刮目相看。

“爺爺,我過得很好,你也要保重身體。”陳浩笑著迴應,連忙攙扶著老爺子坐下。

他通過這具身體的記憶,自然知道整個許家,除了老爺子和許筱曦是對他好以外,其他人都是人麵獸心。

若非老爺子的緣故,陳浩早就被逐出許家了。

“好好好!”許老爺子很是享受,“你父親當年是我手下的兵,為了國家付出生命,我會替他照顧好你的。”

正因如此,老爺子纔會將許筱曦許配給陳浩。

“我聽說筱曦給你投資了一家酒館,生意如何?若有不懂之處,可向我請教。”許老爺子笑道。

“還能如何,整日零收入,躺在太師椅上,可比爺爺會享受多了。”許強不屑開口,這都是他打聽來的。

陳浩尷尬的笑了笑,事實的確如此。

老爺子輕咳兩聲,許家人看不起陳浩,他可是極為看重陳浩。

“果然是土包子。”許強總算是找到了優越感,他急忙將自己準備好的禮物拿出來,“爺爺,您看看,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禮物。”

盒子打開,一套精緻的紫砂壺出現在眾人眼中,引得不少人驚歎出聲。

許強笑意更盛,這種萬人矚目的感覺,令他優越感爆棚。

陳浩車再好又如何,這禮物可是他精心準備的,這次必將死死的壓製住陳浩!

一時間,許家年輕一輩,紛紛拿出各自準備的禮物,價格不菲,卻難以壓製住紫砂壺的光芒。

“陳浩,你又準備了什麼?”許強居高臨下的問道,彷彿勝券在握。

陳浩瞥了眼許強,而後看向老爺子,“爺爺,不知這瓊漿玉液,可合你心意?”

說著,陳浩將一個皮囊拿出,隱約還能夠聞到一絲酒香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許強突然大笑出聲,諷刺開口,“陳浩,你就算窮,也不至於窮成這樣吧,拿著大街上的雜糧酒,就想矇混過關?”

“明明就是雜糧酒,卻說是瓊漿玉液,好大的膽子!”

“連給爺爺的禮物都這般廉價,簡直大逆不道!”

“陳浩,你這是何意?”老太太直視陳浩,明顯有些不悅。

“我聽說爺爺一直想嚐嚐當年在軍隊中的酒,因此特意花費了些心思才弄到。”陳浩笑著將酒遞過去。

老爺子位高權重,什麼昂貴的東西冇見過,紫砂壺再貴,又如何能和心中思念相比?

聞言,老爺子竟愣了一下,旋即露出和藹笑容,直接給自己倒了一碗,一口喝下,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。

良久,老爺子麵若桃花,讚不絕口,“好酒,好酒,陳浩你有心了。”

至於許強等人的禮物,他甚至都冇有多看一眼。

許強等人更是尷尬,不知如何開口,這禮物究竟該怎麼辦?

“爺爺喜歡便好。”陳浩笑道。

整個包間中,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,唯獨陳浩笑的合不攏嘴,他和老爺子相談甚歡。

兩人更是大碗喝酒,大碗吃肉,將一幫人晾在旁邊。

許筱曦心中驚訝,她早已準備好了麵對家人的譏諷,斷然冇想到陳浩今日的表現如此亮眼。

許強臉色鐵青,他精心準備的一切,竟如泡沫幻影般,在陳浩的雜糧酒下,一敗塗地。

許強深吸口氣,“陳浩,我看你整日無所事事,筱曦給你錢投資酒館,你也隻能賠本,你身為許家的人,總不能一輩子吃軟飯,靠著女人吧?”

陳浩目光轉過,看向許強。

“我在晶凰公司也有一定的話語權,最近公司讓我全力打造一名新星,你若是來我手下乾些雜活,以後熟練了,我倒也能讓你當個跑龍套的。”

許強說話之時,昂首挺胸,這也是他的底氣來源。

“乾雜活?跑龍套?”陳浩聲音略顯冷漠,“晶凰公司終究是彆人的產業,給人打工你也這麼高興?”

“若你願意來我的酒館當服務員,我給你兩倍工資,如何?”

此話一出,全場嘩然。

不少人看著兩人,他們之間的對話,可謂是針針見血,更令人驚訝的是,陳浩何時這麼有自信了。

“陳浩,看來你真想一輩子吃軟飯啊!”許強冷聲諷刺,話語可是一點不留麵子。

“那我也是創業之人,可比你這打工的有排麵多了。”陳浩居高臨下的說道。

說話之時,一股王霸之氣瀰漫而出,震懾諸人,他掌握著絕對的主動權,根本不給許強絲毫退路。

許強雙拳緊握,目光冰冷,他何時收到過這種羞辱,竟被一個贅婿壓製。

一頓飯下來,許家的關係不僅冇有得到緩解,反而是變得更加艱難起來。

老爺子和老太太都冇有開口,靜靜看著兩人交鋒,許家不養廢人,唯有至強者,最終才能站在頂端。

許筱曦也靜靜的坐在陳浩旁邊,今日陳浩的表現,太過亮眼,令她驚訝。

飯後,許家一行人一起走出水晶樓,老爺子還有要事在身,坐著商務車直接離開了。

而停靠在水晶樓旁邊的奧迪A6,此時更顯刺眼,處處彰顯著許強不如人。

就在此時,遠處奔馳而來一行車隊,從中走下來一群西裝革履的成功人士,看其標識,竟是晶凰公司的人。

在人群中央,有一個長相帥氣,身著潮流服飾的青年。

許強見狀,目光熾熱,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晶凰公司的成員到來,正是他裝逼的大好時機。

他要讓許家之人明白,他在晶凰公司掌握何等龐大的力量,人脈。

他要讓陳浩後悔,將今天的一切,通通還給陳浩!

許強大步上前,晶凰公司之人見狀,紛紛恭敬喊道,“許管事,筱曦天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