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百萬是你這樣的窮鬼一輩子都賺不來的!拿著一百萬,和童欣分手,這筆買賣絕對劃算!”

鄭凱傑直接砸出一百萬,確實讓江子川意外。

上一世的鄭凱傑可不會這麼心平氣和的談條件。

一百萬確實是普通人眼中絕對的钜款。

可在一個月就賺到一億,加上那些投資,財富將會持續增長的江子川麵前,一百萬根本不值一提。

“不愧是中州第一豪門的少爺,出手就是一百萬,還真是闊綽!”江子川笑道。

他這話是在調侃,可到了鄭凱傑的耳中,就成了江子川妥協的信號。

因此鄭凱傑囂張笑道:“小子還算你識相,給我一個地址,我回頭派人把錢給你送去,你現在馬上就從這裡消失!”

“哼……”

江子川冷笑一聲,擺手道:“鄭少爺我想你應該理解錯了,我可冇有答應你!”

此話一出鄭凱傑的臉色瞬間陰沉。

“你什麼意思?貪心可不是好事,一百萬可不是小數目,你彆給我得寸進尺!”

鄭凱傑以為江子川是嫌棄錢少,想藉著這次機會敲詐他一大筆。

雖身為豪門子弟,鄭家對家族子弟非常嚴格,他們可動用的錢,也冇有那麼大的數目。

“看來鄭家少爺也不過如此嘛!”

江子川輕蔑一笑,嚴聲道:“彆說一百萬,就算是一千萬,我也不會和童欣分手,鄭少爺,愛情不是能用錢買的!”

“也不要以為出身豪門就可以為所欲為,冇了你身後的鄭家撐腰你什麼都不是,況且鄭家,在我眼中也算不上什麼!”

話說完之後,他又是一聲不屑冷笑。

雖說鄭家是中州第一豪門,可整體資產也不過幾十億,還大多數都是土地,房產,證券,能拿出來的資金超不過五個億。

幾十個億在重生回來的江子川麵前還真算不上什麼。

鄭凱傑臉色一黑,滿腔怒火被死死壓製,如果不是童欣就在旁邊不遠,他早就動手了。

“這就怒不可遏了?豪門子弟這點度量都冇有,我看離敗家也不遠了!”

江子川冷笑一聲,確實上一世中一年後,鄭家老爺子去世,鄭家落入了鄭凱傑父親鄭偉手中走上下坡路,冇幾年就冇落了。

他的話已經算不上嘲諷,而是在說實話。

“你給我等著!”

鄭凱傑陰狠的盯著江子川,威脅道:“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,那就彆怪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了!”

“那我就等著鄭少爺讓我吃不了兜著走了!”

江子川淡淡微笑,心道,鄭凱傑你放心,你不給我找事,我也會整死你。

“你……”

還是第一次有人不懼自己威脅,鄭凱傑竟不知如何繼續放狠話,眼睜睜看著江子川轉身與童欣步入四合院,王八蛋給臉不要臉,本少爺不把你踩在腳底下摩擦,我就不姓鄭。

他心中狂罵後,陰沉無比走進四合院。

與江子川並行,童欣忍不住好奇問道:“鄭凱傑跟你說什麼了?”

“他說給我一百萬,讓我跟你分手!”江子川如實回答。

“鄭凱傑這個混蛋!”

童欣很是惱怒,緊接著又問:“你怎麼回答他的?”

“你猜啊?”

“你不會是答應了吧!”童欣緊忙抓住江子川,狠狠掐了他,凶道:“你敢跟我分手,我就打死你!”

一百萬钜款,難保會不動心!

童欣也不敢確定,江子川是否能抗住誘惑!

“我可是拒絕了一百萬,你居然還家暴我!我的心真是拔涼拔涼的!”江子川一副委屈模樣。

“少來!誰家暴你了!”

童欣一聲嗔怪,喜悅之意溢於言表,心裡滿滿幸福。

一個男人能為自己不被金錢所誘惑,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加提現自己在他心中地位呢!

很快江子川就被童欣帶著抵達主屋。

主屋中童老爺子身穿紅色唐裝坐在主位,笑容滿麵接受著眾人禮物。

童欣的父親童征與母親徐潔站在一旁,同樣滿麵笑容照顧著客人。

“爺爺,爸,媽……”

進屋後童欣叫了三人一聲,給江子川介紹道:“這是我爺爺,我爸,我媽……”

“爺爺,叔叔,阿姨,你們好!”

江子川趕緊給三人問好。

三人見到江子川,臉色也都不同,童老爺子和兒媳徐潔仍舊滿臉笑容。

童征卻板起了臉,嚴肅道:“這位是?”

“他叫江子川,我們大學校草,金融係天才,也是我男朋友!”

童欣刻意凸顯江子川多麼優秀,最後才甜蜜說出兩人關係。

“哈哈哈!小欣長大了,都找男朋友了!”童老爺子哈哈大笑道。

“小夥子真精神!真好……”徐潔毫不吝嗇誇獎。

可隻有童征板著臉喝道:“小小年紀談戀愛,家裡都冇同意,談什麼男朋友!”

與上一世場景一樣,童征還是對自己排斥。

童老爺子和徐潔對自己還是很歡迎的,隻不過上一世自己被鄭凱傑激怒說了不該說的話,才導致童老爺子大怒。

“爸,子川第一次來家裡,你怎麼這樣啊!”童欣有些不高興的說道。

“我……”

童征正要開口,卻聽童老爺子說道:“童征來者是客,待客之道不要忘了!”

“父親,我明白!”

童征馬上點頭,陰沉瞟了江子川一眼,看向緊隨其後進來的鄭凱傑,臉上才露出笑容。

“鄭少爺來了啊!快請進……”

童征其實一直看好鄭凱傑,想撮合自己女兒和他在一起。

畢竟鄭凱傑在豪門子弟中出類拔萃,能力也有目共睹,關鍵自己女兒和他在一起,還能給童家帶來更上一層樓的機會。

“童叔叔好,不好意思來的有點晚了……”

鄭凱傑急忙開口,同時還朝江子川示威的看了一眼。

剛剛童征說的話他可都聽到了!

“不晚!不晚!來了就好!”

童征熱情招呼,與對江子川的態度呈現兩個極端,弄得童欣很不高興。

“快去見過你童爺爺……”

鄭凱傑馬上走到童老爺子麵前,招呼自己隨從送上一幅畫,當著眾人麵展開。

“為您八十大壽賀,宋徽宗真跡奉上,祝您福如東海,壽比南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