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節將至,大雪覆蓋了城市各個角落,路上行人都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,行色匆匆想快速逃離冰冷的街道。

華苑庭院,作為中州市最昂貴彆墅區之一,聚集著中州眾多富豪居住。

各個彆墅門口,早已貼上喜慶的對聯,掛上紅色燈籠,燈火通明,準備迎接春節的到來。

可中州第一豪門鄭家的二公子鄭陽卻與喜慶氛圍格格不入。

嘭……

茶室中,鄭陽把手中名貴的瓷器杯子摔的粉碎。

鄭陽對麵前助理怒吼:“這都已經幾天了,還冇有查到任何訊息,我養你有什麼用?飯桶,廢物……”

被罵的助理低著頭,不敢為自己辯解,隻求鄭陽的怒火能快點過去。

“還愣著乾什麼?趕緊去給我去查!查不到股神的資訊,就彆回來見我!”鄭陽怒斥助理。

“是……”

助理馬上答應,急忙走出茶室。

他口中的股神是最近金融界最炙手可熱的人物。

一個月之前,股市突然出現一位神秘散戶。

他以五千塊的資本進入股市,隻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,把五千塊錢翻了兩萬倍,在三天前成功套現一個億。

這件事震驚了整個金融界,大家更是把這位神秘散戶稱之為股神。

瞭解到這件事,鄭陽急忙派人調查股神,因為目前自己的困境,也就隻有這位傳奇人物能幫助自己。

可已經過去三天了,還是冇有查到任何資訊!

哢……

茶室的門被打開,助理急匆匆走進來。

鄭陽眉頭一皺,勃然大怒:“我讓你去查股神,你回來乾什麼?”

“鄭……鄭董……”

助理被嚇一個機靈,急忙拿出筆記本電腦,道:“股神的資料查到了!”

“什麼!?快……”

鄭陽一聽這話,急忙起身對著助理招手。

助理打開電腦中電子郵箱裡傳輸過來的檔案,一份精細的資料展現在鄭陽眼前。

江子川,年齡二十二歲,中州人,中州大學金融係大四學生……“你確定他就是股神?這麼年輕怎麼可能?”

鄭陽麵色陰沉下來,覺得是助理隨便找來搪塞自己的。

“鄭董從交易所開戶記錄上,可以確定就是江子川,且黑客調查了他的賬戶,確認在三天前轉入一個億資金!”

助理趕緊翻出了下麵的各種截圖。

“而且根據黑客所說,他在調查江子川賬戶的時候被髮現,並且江子川被攻擊,還被入侵癱瘓了電腦!”

嘶……

鄭陽倒吸口涼氣,五千塊套現一個億,居然還能發現黑客入侵,並且攻擊黑客,這不是一般人啊!

關鍵是大四學生,居然有如此神蹟,前途不可限量,這樣的人不可招撫,隻能結交!

鄭陽當即下定決心,急忙吩咐:“查一下他在什麼地方,我親自去拜訪……”

中州郊區簡陋的出租房中。

江子川嘴中緩緩抽著香菸,他並不知道鄭陽已經查到他的資訊,此刻他的手指正不停地在鍵盤上快速操作著。

他回到二十二歲已經一個月了!

二十二歲是他人生的分水嶺,二十二歲之前他是耀眼的校草,金融係天才,而二十二歲之後人生彷彿受到詛咒。

摯愛女友的家族看不起他冇背景,強迫女友嫁給彆人,甚至以自己生命為要挾。

女友不願嫁給彆人,更不願自己受到傷害,選擇在婚禮前夜自殺身亡。

隨後眼睜睜看著把他養大的孤兒院院長患上癌症,因冇錢醫治死在自己麵前。

在乎的人一個一個離他而去,他卻無能為力,歸結一點,就是冇有錢造成的。

他痛定思痛,成立公司,發誓成為富有的人,不讓遺憾繼續。

最後他成功了,他成了無往不利的商業天才。

公司成功上市,他身價千億,可詛咒依舊持續。

他被最信任的兄弟背叛,跌落神壇一無所有,心灰意冷縱身一躍,從樓頂墜下。

誰知老天爺卻開了一個玩笑,讓他回到二十二歲,給了他一個重來,挽回一切的機會。

一個月內,他憑藉上一世記憶與商業嗅覺,以全身上下僅剩的五千塊錢進入股市,收穫了一個億的回報。

有記憶的加持,再加上前世的從商經驗,想不發財都難!

隨著回車鍵敲下,成功購買三千萬國際原油期貨!

江子川掐滅菸頭,嘴角流露出淡淡笑容。

根據上一世的記憶,三天之後第一產油國最大的油田發生爆炸,導致期貨瘋漲幾十倍!

這麼好的賺錢機會,江子川當然不會放過!

十幾分鐘前,江子川還購買了四千萬的位元幣!

記憶中位元幣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將會瘋漲至曆史最高價格。

有記憶的加持,江子川當然會毫不猶豫的割韭菜。

正當江子川規劃著財富藍圖,房門被敲響。

看到門外,身穿休閒裝的靚麗女孩,江子川溫柔許多。

雖然身穿休閒裝,可完美身材仍舊顯的淋漓儘致,冇有妝容的臉龐透著清純,不知吊打多少美女。

她在江子川眼中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,同時也是江子川最虧欠的人,上一世一生遺憾——摯愛女友童欣。

“打電話也不接,來找你也不在,這一個月你乾什麼去了?”

童欣怒氣沖沖,眼神卻充滿擔憂,還有一絲埋怨。

為了能夠更好全身心的投入股市不被打擾,江子川找了一個冇有人打擾的地方,手機關機,如同消失一般。

這可把童欣給急壞了,到處尋找他的蹤影,以至於一個月都冇怎麼睡好。

“我去辦事了!”

江子川溫柔微笑,伸出手指想要去刮童欣的鼻尖。

這是他對童欣表達愛意寵溺的方式。

啪……

童欣一巴掌打落江子川伸過來的手,怒道:“辦什麼事兒?你能有什麼事兒?你是不是要和我分手!”

刹那間童欣眼淚直接掉落!

她太在乎江子川了,一個月內江子川如同人間蒸發,她不免多想!

見童欣如此,江子川一把緊緊把她抱進懷中,心中一陣心疼,很是自責……重生歸來他很想第一時間找到童欣,緊緊把她抱進懷中,可是他不能錯過任何一個賺錢的機會。

隻有自己強大,纔能有資格麵對一切,讓上一世的遺憾不在發生。

“傻丫頭想什麼呢?我怎麼會跟你分手?”

江子川抱童欣抱的很緊,冇有人能理解他失而複得的心情。

此刻他眼眶紅潤,發自內心由衷道。

“天地塌,山海陷,不敢忘卿所念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