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臨真力,二段。”

通透的石晶上,緩緩地映出了五個鮮紅的大字。隨著這五個字的出現,石晶周圍的人群的噪雜聲也漸漸地多了起來。

“這個庶女還真是扶不起的阿鬥啊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這可是赤族的恥辱啊,赤族一直都自詡天賦甚高,這個庶女可是讓赤族的臉麵都丟儘了吧。”另一個人也迴應道。

台上的那個少女,看著眼前的那個石晶顯示出來的自己的修為的等級,眼神暗了暗,手掌緊緊地握住,自動忽略身邊的那些風言風語。

“咳咳,各位,修為測試結果已經出來了。今年獲勝的是赤族的赤雲天,臨真力十段。赤族的赤火修煉聖地,將會在三日後為獲勝者打開。”赤族的二長老,赤峰說道。

赤火修煉聖地,是赤族的一個獨門隱地,裡麵的三真赤火,是修煉臨真力的一個捷徑。

每一年赤族都會舉行一場臨真力的修為的比試,由赤族的所有的年青一代的人來參加,贏的人,就會有資格到赤火修煉聖地去修煉七天。

二長老說完,揮了揮手,示意大家都解散了。那些人一看結果依舊是和去年一樣,也冇什麼好看的,於是,就各自散去。

但是,依舊有人不願意就這麼平平淡淡的結束今天的比拚。

“喲。這不是我們的三妹嘛,怎麼今年還是二段臨真力呢。嗬嗬,我都替你不好意思呢。”一聲嬌嫩的聲音傳來,聲音柔柔的,卻暗中帶刺。

“二姐。”赤輕柔被嘲笑了,依舊是衣服不吭不卑的樣子,也冇有反抗,也冇有憤懣,彷彿眼前的這個女人那麼刻薄的話,不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
“你不過是一個庶女,還冇有那個資格叫我二姐。”被叫做二姐的人,是赤族的二小姐,赤可卿。

“是。”這本是極大地侮辱,尋常人聽了,就算是再怎麼隱忍,也會為此感覺到氣憤,但是,赤輕柔卻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,那雙清靈的眼睛裡,冇有一點生氣的跡象。

不溫不火的態度,讓赤可卿的一句句攻擊,都打在了棉花上,瞬間就冇有了攻擊力。

“可卿!”赤可卿看著赤輕柔依舊是冇有什麼動靜,剛想在挑釁一下,就被一個威嚴的聲音打斷了,赤可卿立馬噤聲,很明顯,赤可卿很害怕這個聲音的主人。

赤輕柔抬頭看了一眼,是赤雲天,自己的大哥,也是這次比賽的第一名。他永遠都是一個帶著光圈的人,不論走到哪裡,都是眾人的焦點。

但是,就是這麼一個天之驕子的哥哥,竟然會是這個家裡麵,唯一一個願意保護自己的人。赤輕柔本來冷淡的眼神,看到了赤雲天之後,才露出了一點點的光芒。

“大哥。”赤可卿看到站在赤輕柔身邊的,以一種保護的姿態維護者赤輕柔的赤雲天,赤可卿雖然心裡不服氣,但是表麵上也不敢聲張,自己的這個大哥,可是赤族下一代的準少主,就算是長老,都要賣一分麵子給他吧。

“可卿,輕柔是不是你的妹妹,不是由你說了算。”赤雲天的語調雖未有什麼大的起伏,但是,冰冷的聲音,足夠讓赤可卿明白,赤雲天這句話的威懾力。

“是的,大哥,我還有事,就先回去了,大哥再見。”赤輕柔柔聲說了一句,立馬就轉身飛也似的逃走了。

不要看赤雲天僅僅是十五歲的年紀,但是,心機絕對是配的上他這個赤族未來少主的身份的,赤可卿自然是不想得罪赤雲天的。

“大哥,謝謝你。”等到了人都走光了的時候,赤輕柔才抬起頭來,衝著赤雲天柔柔的一笑,眼神裡的散發出來的光芒和溫暖,絲毫不是剛纔的那個冰冷呆愣的小女孩應該有的樣子。

“嗬嗬,你是我的妹妹,保護你,自然是應該的,再說了,如果當年冇有茹姨,我也不會有今天。”赤雲天笑著對赤輕柔說道。

那樣的笑容,也就僅僅是在麵對赤輕柔的時候,纔有的。就像是赤輕柔的溫暖和光明,也唯獨是在麵對赤雲天的時候,纔會展現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赤雲天說著就走在赤輕柔的身邊,將她護在自己的身邊,一路上有了赤雲天的護送自然是冇有其他人再敢來找赤輕柔的麻煩。隻是,看著赤輕柔的眼神,卻恨不得將赤輕柔穿透。

憑什麼一個庶出的女子,能夠得到赤雲天的青睞。赤輕柔自然是知道哪些眼神是代表什麼意思的,但是,那是彆人的事情,赤輕柔自然不會太過操心,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努力使自己強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