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山本勁夫躺在那裡,捂著胸口,口中鮮血如同自來水一般溢位。

他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江夜,斷斷續續的,也不知道究竟想要說些什麼。

“我什麼?”

江夜走上前,將這個日國最為驕傲的武道界第一人踩在腳下。

“以你的天資,苦練這麼多年的功力,竟然被我一招就乾殘了,覺得很驚訝?”

“華夏武道的高深,你日國人永遠想象都想象不到。”

“現在,告訴我,我要的東西在哪裡?”

……

山本勁夫消失了。

他消失的第一天晚上,山口組的會長還冇有當回事,還以為他隻是打了勝仗之後,自己回家去了,不想要去慶祝。

畢竟這麼多年來挑戰他的人不計其數,死在他手上的人多如牛毛,山本勁夫恐怕早就心如古井不波了,覺得這種事情根本不值得,冇有必要去慶祝。

可是第二天仍然聯絡不到山本勁夫,山口組會長覺得事情有些不對了。

而當他聯絡了山本勁夫的住所,得知山本勁夫根本冇有回家時,是真的緊張了起來。

馬上派人前往國家森林公園調查情況,這一查可不得了,山本勁夫的車竟然被擊毀,山本勁夫的人不知所蹤。

如果是現場什麼痕跡都冇有,山本勁夫人間蒸發,山口組會長還不會多麼的擔心,畢竟山本勁夫輸掉戰鬥的可能性極小極小,可是現在,他的車被人毀掉了,人卻不見了,這說明情況非常不妙。

山口組會長馬上讓山口組的人傾巢出動,在全東京乃至全日國境內地毯式搜尋山本勁夫的下落,同時,他將這個訊息也報告給了山本勁夫的父親,現在山本財團的會長,全日國最有權勢的那幾個人之一:山本太郎。

得知此事之後,山本太郎也無比重視。

不僅僅是因為山本勁夫現在是他的兒子,更因為山本勁夫如今已經是明麵上的日國武道界的象征,倘若不明不白的死了,引起的轟動將會是巨大的,整個國家的信心都會因此受到影響。

於是山本太郎分彆聯絡了日國兩大忍者組織:甲賀流忍者和伊賀流忍者,以重金相委托,讓兩大組織幫助尋找山本勁夫的下落。

這一下,整個日國暗流湧動,就連最普通的老百姓,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,當然,具體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他們是永遠也不可能知道的。

這個時候,東京某郊外彆墅的地下室裡,江夜照例來看山本勁夫。

“還是不肯說出那些東西的下落嗎?”

江夜看著麵前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山本勁夫問道。

“你應該知道,像這樣下去,等待你的隻會是無窮無儘的痛苦。”

“嗬,無所謂,你已經廢了我的武功,我已經是個廢人了,失去其他的東西對我來說,已經無足輕重了。”

山本勁夫神色冷冽。

“無論你怎麼折磨我,我都不可能告訴你那些東西的下落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!”

“另外,你以為我告訴你了,你就能拿到了麼?告訴你吧,你連日國都出不去!”

“我是日國武道界的象征,你擊潰了我,整個日國武道界乃至黑白兩道所有的組織,都不會讓你走的!”

江夜聳了聳肩。

“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了,既然你不配合,那麼我們繼續吧,今天輪到你的右腿了。”

正當江夜要繼續對山本勁夫進行折磨的時候,忽然急促的敲門聲響起,背頭男聲音慌張的說道:“張先生,不好了,山口組的人找過來了!”-